When you close your eyes,who will be there?

雨后绣球香

我可以说好深奥么。。

滑滑滑滑滑滑子菇:

蛇精病的两个产物...曾经因这两个被基友爆头撞墙过【躺


 


我是一只火鸡。是的你没看错,我是一只火鸡,就是感恩节家家户户都要吃的那种,而你现在看的就是一只火鸡所留下的文字。在很久很久以前我还自由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准确地说是美洲的土地,和我的兄弟姐妹父母叔伯们一起。那个时候美洲还没有那么多的人,但我们已经被当做了主要的肉类食物来源。在当时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难道是因为好吃?而现在我则是已经知道好吃只是其中一种原因了,另外的用专业术语可以解释为补充所需要的蛋白质和脂肪等一类人类生存必须物质。作为一只火鸡我感觉我懂得这么多还真是……了不起啊。我的那些同类在活着的时候总是在哀叹自己为什么是一只任人宰割的火鸡,同时对自己终是会被人类吃掉的命运感到悲伤。说实话我一开始也是这样的,但后来我却变成了一只深明大义悲天悯人的具有智慧的火鸡,看破了红尘。啊为什么会这样呢?你猜啊。总而言之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合我的那些同伴们不一样了,我知道这个,因为看上去区别很明显。与他们的想法不同,我觉得那些人真的好可怜,吃肉的话都没有其他的,只有火鸡。有时连火鸡都没有呢!它们都笑话我疯了,我不予回答,因为我和它们的境界早已迥乎不同,再怎么解释都说不通的反而浪费口舌。从此以后我见了人就再也不跑,一直站在那里直到被无视很长时间才郁闷离开。我心中的愿望就是被人类吃掉可以给他们充饥,有时候想到我这个愿望我就忍不住被自己感动到无以复加,继而开始感恩自己。我天天都在原野上晃悠着希望可以完成我的夙愿,终于有一天我得偿所愿了。在被倒着拎起来的时候我还是在为自己而深深感恩着,之后我就失去了知觉。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我渐渐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可以自由飘荡在任何一个地方。这大概是神也被我这种感恩而感动继而赐予我的奖赏吧,我想着,然后继续飘飘荡荡,找到了这个本子留下了遗迹。啊,我真感恩自己。


 


你是一张纸,被夹在一本书中,或者说你是一本书的书页其中之一。你平生最大的爱好是吐槽,吐嘈你自己吐嘈你的主人或者别的什么。你的主人是一个毛手毛脚的小子,而且十分不爱护书本,你很讨厌他,不过也没有什么办法。他最喜欢干的事情是将书本开发出更多的实用技能,譬如当草稿本夹酥饼或者垫桌脚一类的等等,所以任何必纸制品只要到了他手上就不用活了,真的。你所在的书本也是如此,总是遍体鳞伤,让你感觉惨不忍睹。所幸你是处于一个比较安全的位置,所以至今还完好无损地活着。你最常想的就是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个主人,就算是被卖给收废品的也好。可能是神被你的心感动了吧,或者是你走了狗屎运,在某一天你终于被扔掉了,躺在路边不被人所问。在离开那个主人的手时你简直欣喜若狂,感叹自己终于不用每天都面对着那张惹纸厌恶的脸看着自己所处的书本受虐了。后来你被垃圾车装走,和其他的纸一起。在路上你们不断在讨论到底会去哪儿,但终究没弄出个结果,便老老实实闭嘴等待。最后你们在很长时间后突然停了下来,车身倾斜,将你与其他纸都倒进了一个深坑里。坑深不见底,到处黑黝黝的,看不见周围的情形。你感觉自己正在无尽坠落下去,这让你很不舒服,不过也只能忍受。仍然是不知道过了多久,你终于落到了底停了下来。似乎是被浸泡在水里面,你浑身上下都浸满了液体,让身体很重很重,有一根棍子在不断搅拌着你和你周围的液体,而温度也在渐渐升高,让你感觉欲火焚身。好的刚才那词儿是在开玩笑,不过这的确很热。在液体中你感觉自己正在分解,旁边的那些纸亦然,而且它们的声音也渐渐变小直到消失。你明白它们死了,并同样等待着死期。出你意料,过了很长时间你还没死,这使你不由奇怪起来,但想了想也就忘了。你变成了再生纸,就是专门给学生们做草稿纸的,比面巾纸还不如。啊,当真世事难料。你这样对自己说,一边干脆闭上了意识开始睡觉。反正也没什么重要了,安下心来做草稿纸就好。你想道,安心堕入沉睡。不知道挣开眼是什么时候了,似乎自己早就被切割好送到了某所学校里面。你是被痛醒的,就直接清醒了过来,醒来之后看到你的主人在你面前,用细头签字笔在你的身上打草稿。靠。这是你最后想说的一句话。

评论
热度(1)
  1. 雨后绣球香五仁冰皮粽 转载了此文字
    我可以说好深奥么。。

© 雨后绣球香 | Powered by LOFTER